首页 全部分类 都市娱乐 某巫师的神话时代

第164章 神秘(求订阅)

某巫师的神话时代 戈也很帅 4895 2021-06-11 03:31

 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“某巫师的神话时代 热门小说吧( )”查找最新章节!

  

  几天后,德克萨斯州美墨边境,约鲁克小镇上……

  夜色渐深,重重乌云堆积在高空之中,厚实的云层将漫天的星光遮挡的严严实实,整片天空阴沉的有些可怕。

  不知何时,阵阵狂风开始袭来,乌黑的积云中不时跳出一道闪电,随即响起一声雷鸣,这时候小镇的街道上只能看到一些零星的人影,而这些人都在快步往家里赶着。

  然而,就在街道上的大部分行人都行色匆匆忙于赶路的时候,有一位身材高瘦的年轻男人却仍旧不急不缓的在街道上漫步着,似乎丝毫不在意即将要降临的暴雨。

  这男人约莫二十来岁,穿着一身整洁的黑色西装,头上戴着一顶高顶礼帽,他右手扶着帽檐不让其被大风吹走,左臂中则抱着一束新鲜的白菊。

  男人在道路上缓缓踱步慢行着,不多时,随着一道惊雷乍起,天空中顿时噼里啪啦洒落下豆大的雨点,不过短短半分钟时间,雨势便已渐渐变大,而抱着白菊的西装男人全身几乎已经湿透了。

  雨水顺着他的帽檐连成一串不断滴落,但是西装男人的脚步却依然没有加快或减缓,仍旧保持着先前一样的速度。

  道路两侧的灯光纷纷亮了起来,宽阔的街道上此时已经看不到任何人影了,当然,这位西装男人是个例外。

  迎着狂风骤雨,男人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缓慢行进着,一直走到街道尽头的拐角处,他才一转身走了进去。

  从街道的拐角进去,一座园林便瞬间投入了这人的眼帘,站在园子打开的大门前,西装男人在驻足稍稍迟疑了一会儿后,低头看了一眼怀中的花束,方才抬步走进园中。

  园子里面显得很是空旷,两侧种着高大的杉树,树上嵌着略显老旧的路灯,中间则是一排又一排列的极为整齐的墓碑。

  显而易见,这里是一座墓园。

  西装男人扫视了一眼四周,便径直走到一块墓碑前方站定,他垂首望向墓碑上刻着的两个名字,眼中现出一丝缅怀之色,嘴角也随之上扬,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。

  在碑前停留了片刻,他才将手中的那束白菊放下,最后再看了一眼那两个名字,随即转身朝墓园后方走去。

  “笃笃……”“笃笃……”

  来到墓园后方角落处的一座小平房门前,这人在伸手轻敲了两下房门后,便听见屋子里面传来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,紧跟着,伴随着一道门锁抽动声,房门随之打开。

  一个头发花白、满脸皱纹、穿着一件老旧毛衣的老年白人探出头来,老人浑浊的双眼望向西装男人,皱眉问道:

  “你是……”

  “约翰,好久不见……”

  西装男人摘下礼帽,甩了一下上面残余的雨水,笑着对老人打了声招呼。

  “你是……”

  闻声,这位名叫约翰的老人眯着眼睛又仔细打量了几眼身前这个年轻男人,待看清他的面容时,眼中不由跃过一抹惊喜之色,却仍显得不确定地问了一句:“你是杰伊?”

  西装男人拍打着衣服上的水渍,没有出声,只是笑着轻点了下头。

  “杰伊……你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

  眉头瞬间舒展开来,老人约翰绽放出满脸笑容,随即看到他一身湿漉漉的衣服,又看了一眼在灯光黑暗中交错落下的雨点,赶忙转口道:“这下着雨呢你怎么都不打把伞?快进来吧,你这一身衣服都快湿透了。”

  “一点小雨而已,没什么……”

  杰伊没所谓地笑了笑,手掌仍在轻拍着衣服上的水渍,不过这次他在衣服上来回摩挲了几遍之后,全身上下却忽而冒出了淡淡的雾气,衣服也随着雾气的升腾变干了不少。

  这一幕自然被约翰清楚看在眼里,他虽然稍觉有些惊异,却没有开口多问,盖因这几年世界上稀奇古怪的事情发生的太多了,见的多了也就不觉得过于奇怪了……虽然这些都是他在新闻上看到的。

  拉着杰伊进屋后,约翰便连忙端过来两把椅子,又泡了两杯咖啡,与他一同坐在壁炉旁烘起了火。

  刚一坐下,约翰便发现他被之前被雨水打湿的衣服已经彻底干了,衣裤上甚至连一点褶皱都没有留下,就像是被熨斗烫平了一样。

  “杰伊……”

  盯着身旁之人的笑脸,约翰疑惑问道:“你不是被那位马库里先生接到纽约州上学去了吗?怎么突然回来了?”

  “导师给我们放了几天假,所以就特地赶回来了。”杰伊随口回了一句。

  见他将礼帽放到一旁的桌子上,约翰笑道:“是回来祭拜你父母的吧?”

  “是的。”

  杰伊点了点头,道:“不过我这次回来还想顺便问你一些事情?”

  “什么事?”

  端过桌上的咖啡喝了一大口,杰伊微皱了下眉头,问道:“我想问问最近美利坚发生了什么,还有……镇子外面驻扎的那支陆军部队是怎么回事?”

  “嗯?”

  听了这话,约翰不禁轻咦了一声,不解道:“这些东西新闻上不是早就报导过了吗?你难道不知道?”

  “……”

  杰伊抿了抿嘴唇,解释道:“我那个学校有些特殊,学校是全封闭的。”

  “就算是全封闭学校也应该……”

  约翰仍觉不解,不过还没等他多说,杰伊就挥手打断了,道:“约翰,别问那么多,如果以后有机会我会告诉你的,现在你还先跟我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吧。”

  “好吧。”

  应声点了点头,约翰看到杰伊表情有了些细微的变化,又听了他这番话,便没有选择再问,转而思索了一下措辞,开始向他陈述起他刚才问的那些问题。

  在他讲述时,杰伊没有中途插话,只是坐在一旁安静倾听着,不时轻啜一口咖啡。

  十多分钟过后,待他说完不再言语时,杰伊眉头却忽而皱紧了些,若有所思的看了约翰一眼。

  “拉第图德组织通过恐怖袭击向美利坚宣战?双方已经在边境正式展开了拉锯战?墨西哥方面也被牵扯了进来?而小镇外面驻扎的军队是为了不久后护送镇上居民转移?”

  紧盯着身旁这个从小看着自己长大的孤寡守墓老人,想到这个自己从小长大的地方,杰伊不免深吸了一口气,垂首思索了起来。

  “哒哒……”“哒哒……”

  可就在这时候,一阵格外响亮的马蹄踩地声却突然从远处传来,落到了杰伊和约翰耳中。

  “这是……”

  约翰侧首望向窗外,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,但还没等他走到窗边去看,便见到杰伊忽然抬头站起了身子。

  “约翰,我该走了。”

  杰伊将杯子放到桌上,随即伸手从西装内袋中掏出来一叠东西放到了旁边,然后将礼帽拿到手上,转身望着约翰,柔声道:“好好照顾自己,明年如果你没有离开镇子的话,我还会回来看你的。”

  说完,他不等约翰回应,便回身快步跑了出去。

  “呃……”

  等到杰伊消失在屋子里,约翰才从呆愣之中反应过来,走到桌边朝杯子旁一看,发现是一叠钞票,没作多想,他又赶忙跑到了门口。

  连串的雨水在昏黄的路灯映照下若隐若现,放眼望去,墓园中除去那两排卫兵一般伫立的杉树与整齐的墓碑之外,再看不到其它人影。

  但就在他看着空荡的墓园怔怔失神之际,却突然听见了两道振翅声在不远处响起。

  抬头朝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,在漆黑夜幕中,约翰只见两团巨大的黑影荡开雨幕纵入空中,转瞬间消失无踪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